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幸福又甜蜜的早晨
幸福又甜蜜的早晨
清晨,李月凌在蒙眬阳光中醒来,一直都是这样。因为枕头边的手机总是在这个时候,播放起悦耳的音乐,像是跟她诉说早安。 「早安。」陈思杨在电话里说,「昨晚睡得好吗?」李月凌把手机调成扩音,放置在枕头旁,「还不错,昨天有梦到你。梦到我们两个人开心的去约会。」她声音娇怯怯地,好似云朵般的棉花糖,软嫩轻柔。

  「我们两个人去哪里约会呢?该不会是我们最爱的地方吧?」话筒另一边的陈思杨发出轻笑,「难怪你今早的声音听起来这么舒服。是不是想要呢?」李月凌也噗滋地笑出来。她就是喜欢陈思杨诚实的这一点,虽然偶尔会用隐喻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性暗示,不过至少比起她身边想追求她的那群伪君子们,总是利用这种借口拐弯抹角地邀约她,但最终目的都是贪图她的美色。而她还得表现出气质,用温和的语气去拒绝,说起来就是很讽刺。

  「一大清早就想使坏喔,你不怕等等没人来帮你灭火吗?」其实刚听到陈思杨的性提示,李月凌的自己身体就变得有反应。不过她还是按耐住情绪,带着笑意作弄陈思杨。

  「没关系,我等等再到厕所去自行解决就好。」陈思杨在电话那头继续说,「你现在是躺在床上,还是趴在床上呢?」

  李月凌嘟起嘴,娇嗔地说:「其实是你自己一早在发情吧?还说人家的声音很舒服。」她故意把嘴靠近话筒,好让陈思杨听得仔细。

  「那你现在要不要玩呢?」陈思杨语气兴奋地询问着,「去拿玩具出来吧。」「不——要——」李月凌说,声音里面有着调皮,「强迫我啊——」但白晢的玉手,默默地从床垫的夹层间,把她珍藏的米白色手提布袋给取出来。小心翼翼地拉开袋口的系绳,拿出她跟陈思杨到情趣商品共同挑选的玩具。

  粉红色的跳蛋,还有一支白色透明入珠的假阳具。

  「凌儿,过来。」陈思杨有点无奈地说着。这句话是他们两个共同的秘密暗号,只要讲出这句话,就代表自己想要满足。而李月凌的密语,则是「亲爱的思杨主人,请您调戏奴儿。」

  李月凌好整以暇地说:「你这句话一点命令的口气都没有,所以我不要。」她拿着布袋里面附赠的酒精棉花,仔细地擦拭着钟爱的两个玩具。毕竟,李月凌就是有那么一点点洁癖,尤其是在做这档事情之前,更要好好地处理,她才能纵情地去和陈思杨共同堕落。

  「好……」电话里的人口气变得严肃,「凌儿,给我过来!」「是的,我亲爱的主人。」李月凌服从地说着。从此刻开始,她意识到自己不是陈思杨的女友李月凌,而是她最疼惜的性奴隶凌儿。

  「首先,先把上衣卷起来。」

  李月凌顺从命令,乖乖地把衣服给卷起来。娇嫩洁白的身躯府接触到空气,便飘散出自己特有的体味香气,接着两只手很主动地托起胸前饱满地乳房,让它整个挺立起来。陈思杨总说,他最爱自己的胸部高挺的模样,充满着自信,还有那一点好色的味道。

  「今天是不是没穿胸罩呢?」陈思杨淫邪地问,「小凌儿,摆明就是要我侵犯你,对不对啊?」

  李月凌娇羞地反驳:「才不是哩。你知道人家不喜欢穿内衣睡觉,那样……」

  「开始揉乳房。」陈思杨下达今天第一个指令。

  「嗯啊!」听到陈思杨说出指令的那个瞬间,李月凌手掌不由自主地搓揉,并且发出声愉悦地娇啼。每当这时候,她就会不免责怪自己的身体,怎么会如此敏感?尤其是执行陈思杨命令的时候,只要轻轻地捏抓几下,就会让自己想面对他舒服的呓语。

  看着陈思杨的下腹膨胀,然后她就会感到得意。这就是身为女性才会拥有的自豪吧?

  「慢慢地加大力道,有没有很棒的感觉呢?」

  李月凌的鼻息逐渐变浊,脸上浮现淡淡地樱花色红潮,像是喝醉酒般的慵懒腔调说:「有,很舒服……」

  「来,先停止动作。把枕头放到腰部,我要你坐起来。」他下了新命令。随后又用温柔地口语问:「你现在那边会不会冷呢?我怕你玩完后就感冒。」陈思杨目前的身分是李月凌的主人,但时不时地就会变回自己的男朋友。虽然这样的举动让她很窝心,不过她不喜欢刚诞生的被虐情绪因为这样行为而被硬生生打断。

  「你现在是主人耶,就要有主人的模样。」李月凌有点不悦地指责。但她还是乖乖地起身坐着,把枕头放到腰上,把手机接上耳麦挂上,用做错事情的小孩口吻说:「对不起主人,凌儿不应该凶您。请主人好好处罚凌儿吧?」被训话的陈思杨深吸一口气,「你知道就好,把脚打开到最大,然后抬成M字型。开脚的途中,我要你玩弄你自己的乳房。」「是,主人。」李月凌继续抚摸自己的双乳,原本紧缩的双腿,慢慢地向左右张开,还开不到五十度,就害臊地央求说:「主人,可不可以不要张开腿,很丢脸耶……」

  「不行。」陈思杨拒绝,「加大两手的力道,然后我要你睁开眼睛,好好看着自己抬成M 字脚。」

  「喔!嗯……」李月凌先是呻吟,然后委屈地求饶,「主人…喔…不要…嗯呀……」没听到陈思杨的原谅,她只好张开双眼,满脸通红地持续自己的变态行为,凝视着两腿缓慢地张大到极限,屈膝弯成M 字型。

  李月凌感觉到无比的羞耻,虽然穿着内裤,而且房间里面也没半个人。但她就感觉前面伫立着陈思杨的身影,坐在椅子翘脚望着她,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,眼神带有淫虐她的欲火。

  「乳头硬了吗?」

  「硬了…嗯嗯……」李月凌回答。

  「好,现在我要你用两手的拇指和食指,用力地捏住你的两颗红葡萄,然后跟我说,你的小妹妹感觉如何?」

  多么让李月凌难堪的指令啊!但她还是柔顺地听从陈思杨的话语,咬紧牙根用力捏下去。「噢呀!」彷佛电流从乳尖传入,李月凌下意识地拱起娇躯,瞬间感到下身溅入些许水液。「小妹妹…妹妹……湿透了……刚刚还喷出一点点……」

  「一点点什么啊?」陈思杨故作清高,「来跟主人说啊,凌儿刚喷出一点点什么啊?不说的话,我就要你停止喔。」这举动就好像把甜蜜可口的糖果放到小孩子头顶上方,但不管怎么努力都拿不到。

  摆明欺负李月凌。

  「不要…主人好坏……」李月凌害羞地委屈说,「凌儿也不知道喷出什么!

  湿湿水水的,但是很舒服……」

  「把手指头放到内裤上,沾黏一点到指尖上,然后放到鼻子前面闻闻看。」陈思杨的命令又传来过来。耻辱,却又让她感到亢奋。就彷佛自己像是毫无反抗的小奴隶,任凭主人的手指碰触自己最私密的部位,勾弄挑逗。

  有点酸涩、还有点闷骚味道。但宛如兴奋剂一样,从李月凌的鼻腔被吸入,麻痹整个大脑神经,心灵飘飘然。她羞耻地央求:「主人……」「什么味道呢?」陈思杨已经完全进入自己的角色,少掉男朋友的温柔,却多了主人的威严,让李月凌更有带入感。

  「好色的味道……」经过一段心理建设的时间,李月凌才把这字眼吞吞吐吐的说出口。「主人……凌儿身体…好热啊……」「凌儿是不是湿透了呢……内裤上面有淫水的痕迹唷……很更舒服吗?」「人家想要。主人,给人家好吗?」李月凌眼光迷蒙地说着,光滑的大小腿朝两侧固定成M 字脚,伸出手拿取旁边的白色阳具,祭拜般地供奉在自己面前。

  就好像陈思杨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生嫩的腼腆,像个年轻帝王。不过下半身的阳具,早已发育成熟,从紧绷的四角裤的裂缝,毫无遮掩地竖立在空气中。

  「想要吗?」陈思杨问着,「你是不是已经拿起玩具了?小淫娃。」「嗯……」李月凌倒抽一口气,然后咬了咬自己欲火焚身的干涩嘴唇,接着开始套弄起假阳具,想象这玩具是陈思杨的阴茎,「奴儿在套弄主人的宝贝……」

  「是不是愈来愈大呢?」陈思杨傻楞楞地问。

  「笨蛋!」李月凌小声地笑说,「玩具哪会变大啊?」「调皮的凌儿。」陈思杨呵呵地笑着,「来,含进去吧。」李月凌张开朱唇,将她眼里那只似真似假的阴茎用两手轻轻包覆,然后很温柔地温柔地含入前端,发出啧啧地吸吮声。

  「这是主人的味道……」

  电话的另一头也传出沉重的呼吸声,李月凌听得出陈思杨的情欲也高涨着。

  虽然口中是橡皮的塑料味,却冒出湿黏的尿骚味混合前列腺液体的滋味,在她口腔中蔓延。

  「脱下内裤。」

  「等我一下。」李月凌把玩具放下,然后把湿透的内裤给脱了下来,「好湿喔…好色喔……」

  「然后把假阳具塞进去。」陈思杨顿了吨,「下面的嘴堵满后,我要你也把上面的嘴巴给堵起来。记得,要塞得满满的喔。」「不要啦!」她把玩具沿着雪白腻嫩的大腿而上,直到没入敏感带的根部,终点是粉红肉色的阴唇。「嗯啊……」李月凌喊出欢愉的淫叫。左手抓起内裤,牢牢地把自己的嘴巴给填满,然后出声提示陈思杨。

  「嗯哼。」渴望的祈求从口腔深处发出,变成与平常截然不同地闷声娇吟。

  接下来,她必须跟随着自己的性欲开始有节奏抽插,令下体的爱欲汁液溢出淫荡气息的鸣响,最后达到高潮──不必在意待会是否会忘情而去忽视陈思杨的命令,因为李月凌很清楚,下个瞬间开始,她只要让自己美好的肉体里的每条神经都陷入高潮的情欲,接着另一边的陈思杨也会伴随她射出纯粹的白浊精液,两人一同冲向颠峰。

  「打开开关。开到最大!」这是李月凌此时此刻最期待的命令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!」李月凌扭着身子呻吟,无奈口中却有阻碍,不能忘情地吼喊。羞耻的自己,两腿张开成暴露的M 字型,口腔被自己淫水濡湿的内裤没有放过任何缝隙地塞紧,她还刻意把自己的两手摆放在背后,就感觉她年轻亮丽的肉体,被陈思杨给牢牢捆绑,彷佛正在被他给强暴,无助又屈辱,但身体却是不听使唤,配合着施暴的男人。她的乳头肿胀到快炸开,阴道的溢出地润滑液体,随着假阳具的强力振动旋转,像洪水溃堤般奔流,从粉红色洞口溅出。

  耳里流进陈思杨的喘息,似乎他也拉下拉炼,套弄着自己的阳具。他的温热手掌就像阴道,而自己的假阳具像是他的肉棒,这个刹那,两人融为一体,跨越空间的限制,水乳交融。

  「呼呼……喔…呼……」他在喘气。

  「嗯…喔……呀…噢啊……」她也在呻吟。

  最后,李月凌已经分不清楚这是现实还是幻想,她脑中一片空白,除了快感还是快感。陈思杨也发着像野兽般的低嚎,然后像是猛力地挤弄阴茎把澎拜的精液泄出,把它榨干般用力,直到逐渐萎缩。

  李月凌也处在这样痛快的感觉中,阴道不断地紧缩,连绉褶内嫩肉也被刺激着,把陈思杨的分身紧紧地扣住,不打算放开。而对方跟她一样的感觉,想将她牢牢拥抱,努力朝更深处迈进,直到两人高潮。

  「哦呀!」李月凌像是一团轻盈的棉花糖,感觉自己还要更多更多,耽溺在无止尽的贪婪里,既使她是彻底的满足状态。伴随着高潮过去,紧接着松懈后的喘息……

  「舒服吗?」

  李月凌无力取下口中的布团,只能发出满足的呻吟:「嗯嗯……」。

  【完】